《奇葩说》团队的音乐综艺 《乐队的夏天》要制造新爆款

麻辣财经 热点 2019-05-29 11:37:33 69
摘要:一年前,马东找到摩登天空创始人沈黎晖,提出想做一档关于乐队的综艺节目,邀请摩登天空旗下的签约乐队参与。沈黎晖有点犹豫,“做这个太难了”。老搭档高晓松得知马东的想法,第一反应是,“你要捅马蜂窝”。

《乐队的夏天》预告海报

《乐队的夏天》预告海报


一年前,马东找到摩登天空创始人沈黎晖,提出想做一档关于乐队的综艺节目,邀请摩登天空旗下的签约乐队参与。沈黎晖有点犹豫,“做这个太难了”。老搭档高晓松得知马东的想法,第一反应是,“你要捅马蜂窝”。

乐队与综艺的结合,确实不容易。2015年,崔健曾在东方卫视参与过一档《中国之星》,以巨星推荐人的身份,将痛仰、舌头等摇滚乐队带上电视真人秀。有人形容崔健上电视是“跌下神坛”,而摇滚乐在电视综艺上露面遭遇的局限性,也被证明水土不服。

四年过去,摇滚乐及乐队文化能在网络综艺的平台上走得顺畅吗?跟马东的团队合作,沈黎晖觉得有得玩,毕竟爱奇艺曾经打造出网综爆款《中国有嘻哈》及《奇葩说》。这档全新的《乐队的夏天》,也许会掀起新的浪潮。

“今晚八点,两个我热爱的综艺,同时让我心旌摇曳。优酷的《这!就是街舞》第二季第二期,我已中招入局;爱奇艺的《乐队的夏天》第一季第一期,我被安利已久。我不选,我都看。”5月25日,编剧史航在微博发出这条消息,宣告了腾讯、爱奇艺、优酷将在这个夏天集体发力。当晚,由爱奇艺和米未联合出品的《乐队的夏天》开播,其背后是马东率领的《奇葩说》制作团队。同时,优酷的《这!就是原创》迎来总决赛,爱奇艺的《我是唱作人》也开启了下半季序幕。

“今年,所有的综艺选秀节目都在往原创音乐上靠拢。”沈黎晖告诉第一财经,综艺节目原本是音乐产业中最“后知后觉”的环节,但它已嗅到原创音乐的巨大影响力。“综艺+原创音乐”会让音乐回归真正的价值。

比起四年前,原创音乐与综艺的结合,市场接受度已经截然不同。2017年夏天,《中国有嘻哈》以26.8亿惊人的播放量唤醒中国说唱音乐,小众音乐一夜闯入主流市场,摩登天空旗下的说唱艺人,商业价值急速飙升。

这档难以超越的现象级综艺之后,又催生出许多细分领域的音乐综艺节目——2018年12月,腾讯视频推出《即刻电音》,为中国原创电子音乐打造出科技感十足的竞技平台,帮助小众的电子音乐打开大众市场;2018年7月,爱奇艺推出《中国有嘻哈》的续篇《中国新说唱》,今年即将播出的第三季,已将选手版图扩展到全球华人的范畴。

当国内几大头部视频平台都将视线投注到原创音乐,“综艺+原创音乐”亦在不断开拓新的内容与方向。太合音乐集团独立音乐服务部总经理刘瑾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说:“关注原创,是综艺节目的大势所趋。”

在《乐队的夏天》中,摩登天空旗下的新裤子、痛仰等五支乐队以及太合音乐集团旗下的面孔等六支乐队都参与其中。正面交锋的31支乐队中,既包含了成军二三十年的摇滚老炮,也有90后的新生代乐队,甚至是偶像练习生乐队,共同争夺年度最受大众喜爱的HOT 5乐队。

对于这场新老乐队的排位赛,沈黎晖笑称:“我不在乎谁能赢,也不在乎最后选出来的乐队是不是来自摩登天空。但我挺在乎新人和新乐队能冒出来,希望新的乐队把老的干掉。”

用原创音乐拯救综艺

“今年至少有七八档综艺节目是与原创音乐相关的。”沈黎晖认为,从这个意义上来说,2019年可以说是中国原创音乐的元年,“今年的原创音乐开启了不一样的意义。”

从音乐产业的全局来看,沈黎晖认为,最领先的当然是音乐播放平台,“之后是音乐现场,最后才是综艺。”当综艺也参与到原创音乐的大局中,充分说明,谁掌握了年轻人的口味,谁就占据了流量红利的入口。

多年关注、培育中国原创音乐人的刘瑾发现一个现象,音乐类综艺节目越来越难做。《中国好声音》今年做到了第七季,《我是歌手》更名为《歌手》,前后加起来也有六年时光。

“这些综艺节目,在我看来是一年年地往下走,对年轻观众的吸引力在下降。《歌手》虽然尽力在做调整,但很难维持之前的热度。一档音乐节目如果没有新的作品和新的面孔,很快就会疲倦,年轻用户自然就离开了。这种情况下,肯定综艺节目的制作方会先动起来。现在互联网视频平台做自制综艺节目的时候,去选择方向的时候,自然会倾斜向用户的选择。”刘瑾说。

马东带着《奇葩说》团队做音乐节目,看似风马牛不相及,但他想带来的不仅是乐队文化,更是乐队背后的故事

马东带着《奇葩说》团队做音乐节目,看似风马牛不相及,但他想带来的不仅是乐队文化,更是乐队背后的故事


在《乐队的夏天》一开场,马东坦言,他并不懂音乐。在他创立的米未传媒里,每到音乐节蜂拥的季节,办公室的小姑娘们都不见了。一位女孩在面试时就告诉他,她想来米未,但每个周末她都要去跟乐队排练,不能加班,而且每年必须给她一个月的休假,她的乐队要去各大音乐节演出。

马东带着《奇葩说》团队做音乐节目,看似风马牛不相及,但事实上,他想带来的不仅是乐队文化,更是乐队背后的故事。他对摇滚乐的最初想象是“愤怒”和“怼天怼地”,但做了节目之后,他发现摇滚乐的本质不是愤怒,而是情绪的表达。乐队成员真实而有个性,也很可爱。

马东曾说,“内容产品所迎合的是时代潮流或者说是潮流文化”。他们想抓住的当下年轻人,自然会关注到乐队文化。《乐队的夏天》导演组从数千位报名者中甄选的100位观众中,绝大多数也都是90后。

但乐队与综艺的结合并没有成功案例。2017年,江苏卫视在《中国有嘻哈》火爆的同期推出《中国乐队》,却遭遇大规模吐槽。节目播出之前经历数次跳票、催播与延期,播出之后,原本担任乐队推荐人的崔健莫名消失,加上剪辑混乱,三首歌的演唱时长还不如广告时间长,辜负乐迷期待。

2018年,央视为吸引年轻观众推出《超级乐队》,现场收音和制作都不尽如人意,六个主持人的阵容与乐队融不到一起,广告的牵强植入与现场抽奖环节,最终留下“三流企业年会”的评价。

如今《乐队的夏天》登场,背后是马东和米未。从《奇葩说》的成功,就能看出这支团队深谙当下青年亚文化的趣味。当米未与爱奇艺共同制作这部S级的综艺,势必会成为这个夏天最噪、最有关注度的音乐综艺。而参与节目的乐队,也势必会身价上涨。唯一的悬念在于,《乐队的夏天》是否能带领乐队出圈。

玩乐队最好的时代

在《乐队的夏天》中登场的面孔乐队成立于1989年,是太合音乐集团旗下“在水星”的厂牌艺人,也是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早期摇滚乐队之一。

几位摇滚老炮一登场,吉他前奏响起,让人一瞬间就回到上世纪90年代。特邀嘉宾高晓松听得“浑身鸡皮疙瘩”,“想起那个光芒万丈的摇滚时代。”

《乐队的夏天》集结了31支乐队,既包含成军二三十年的摇滚老炮,也有90后的新生代乐队,甚至是偶像练习生乐队

《乐队的夏天》集结了31支乐队,既包含成军二三十年的摇滚老炮,也有90后的新生代乐队,甚至是偶像练习生乐队


中国摇滚乐开启于上世纪80年代。1986年,崔健以一曲《一无所有》登上北京工人体育馆,这首影响极为深远的歌,被视为中国内地摇滚的开篇,1986年也被称为中国摇滚诞生的元年。早期的摇滚圈里,除了唐朝、黑豹和超载乐队,还有轰动一时的魔岩三杰。窦唯、何勇、张楚的名字,代表着摇滚乐迷最怀念的黄金时代。

但沈黎晖并不认为,30年前的中国摇滚乐处于黄金期。在他看来,当时没有成熟的音乐产业,一支乐队的影响力巨大,但没有合适的演出场地和演出市场,“那时候就几支乐队,名气很大,但演出很少。”

相反,他认为摇滚乐如今才迎来一个好时代。随着全国各地Live house的兴盛,大型音乐节在全国风靡,使得全国各地的乐队都有生存的空间与演出市场,加上流媒体的繁荣,新一辈乐队获得的机遇、资源和机会,远超从前。

2017年,中国音乐现场演出的收入达59亿元,Live house涨幅达51%。到2018年,涨幅变为100%,全国Live house的演出收入达2.5亿元。90后成为绝对消费主力,而乐队则在Live house这个最广阔的舞台上,培养出一大批年轻乐迷。中国目前有3000多支乐队,就意味着,有成千上万人的生活,是以乐队为重心,甚至靠乐队来维持生计。

马东发现,乐队的存在有相当广泛和坚实的社会基础,是一些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元素。但数千支乐队始终只出现在巡回演出中,或是大型音乐节现场。在公众的、更广泛的视野里,他们并没有什么声音。《乐队的夏天》想做的,就是把这群人的生存状态、生活态度以及他们的音乐,全面展示出来。

今天,年轻人想要组建一支乐队,无论从技术、环境、生态和市场上,都比20多年前要好太多

今天,年轻人想要组建一支乐队,无论从技术、环境、生态和市场上,都比20多年前要好太多


“现在的乐队,有更多机会和场地磨炼自己。”沈黎晖说,20多年前,新裤子乐队刚签约摩登天空时,这家音乐公司甚至还没正式成立。新裤子的贝斯手赵梦甚至记得,在现场演出市场还未形成的那些年,他们极为珍惜每一个机会,就连几块钱一场的演出费也拿过。今天,年轻人想要组建一支乐队,无论从技术、环境、生态和市场上,都比20多年前要好太多。

在《乐队的夏天》制作期间,刘瑾始终参与其中,他密切关注着太合音乐旗下的几支乐队,期待能展示出不同年代音乐人的乐队文化,“这个节目会让你了解乐队的文化,看到音乐人的状态。乐队文化从来没有停止过,一直往上走,年轻人在不断地进入这个行业。”

乐队与综艺结合得最出色的,莫过于韩国的《超级乐队》。这档于今年4月首播的音乐综艺,在豆瓣获得9.7分的高分。作为一档选秀综艺,《超级乐队》赛制简单,从选人、组乐队、PK,都专注于纯粹的专业水准。从茱莉亚音乐学院、伯克利音乐学院出来的选手,与多年在街头演唱的歌手,都在同一个舞台竞技。

《乐队的夏天》能否赢得观众,助力乐队出圈,尚且未知。第一期播出后,豆瓣上的评论呈两极趋势,目前评分维持在7.2分。

马东的期待很简单,只要年轻人看完节目,想要摸一摸吉他,或者找到三五好友玩一玩音乐,甚至组一支乐队,那就是《乐队的夏天》在这个夏日实现的最美好的事。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相关推荐
麻辣财经(http://www.huii.cc)更懂你的财经资讯平台,让投资变得更简单。
麻辣财经 刚刚 麻辣财经
今年以来,有多家银行发布公告称延期披露2018年年报。保定银行是其中之一。该行给出的原因是,因聘请的审计机构审计业务较多,无法如期完成该行2018年年度报告的审计工作。6月14日,保定银行终于公布了该行2018年业绩报,但营业利润、利润总额等指标均较2017年同期减少。且在资产质量方面, 保定银行不良贷款规模由2017年底的2.82亿元上涨至2018年底的6.69亿元,不良贷款率由2017年底的1
麻辣财经 5小时前 8 保定银行 
安盛保险投连险踩雷一事仍在发酵。此前,媒体报道称,安盛保险一款投连险产品Evolution,背后有上千只基金作为投资标的让投资者进行选择,其中有一只预期年化收益9%的基金“Hong Kong Investment Fund SP”(香港投资基金,以下简称“HKIF”),出现了严重背离情况。据了解,目前,该基金已经清盘,200多名投资者的总损失高达4亿港元。
长园集团(600525.SH)发布关于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的公告。   公告显示,长园集团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长园集团正式立案调查。
一年前,马东找到摩登天空创始人沈黎晖,提出想做一档关于乐队的综艺节目,邀请摩登天空旗下的签约乐队参与。沈黎晖有点犹豫,“做这个太难了”。老搭档高晓松得知马东的想法,第一反应是,“你要捅马蜂窝”。
麻辣财经 05-29 70 奇葩说 
万亿消费金融市场吸引着更多资本入场,各消费金融公司也各自在流量入口、产品类型上精益求精。 据了解,由招商银行与中国联通创办的招联消费金融上线了循环出借金融产品,只要借款人未偿还贷款本金余额不超过该额度,借款人可以循环支用额度。由此,借款人可以省去再次申请借贷、提交材料等环节,获得更加灵活的金融服务。 不过,了解到,近日,多位用户投诉被招联金融的循环出借套路,指出其在还款后信用额度被无故
文章排行
  • 日榜
  • 月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