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作注水新能源 庞青年“氢”举妄动广遭质疑

麻辣财经 要闻 2019-05-24 20:16:00 1251
摘要:5月23日《南阳日报》头版发布《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一文,报道称水氢发动机在当地工厂下线,可实现通过车载水实时制取氢气,作为汽车的燃料。此篇报道一出,被大范围质疑。

炒作注水新能源 庞青年“氢”举妄动广遭质疑


5月23日《南阳日报》头版发布《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一文,报道称水氢发动机在当地工厂下线,可实现通过车载水实时制取氢气,作为汽车的燃料。此篇报道一出,被大范围质疑。

在公众视野中消失了数月的庞青年想要通过氢燃料汽车打一场“翻身仗”,但其激进且浮夸的技术言论不仅引来了业界的广泛质疑,同时,也将当下氢能源市场一哄而上的乱像捅开了一个口子。

工信部装备司司长被调查

1.jpg

巧合的是,在《南阳日报》发出相关报道前,5月21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一则消息透露了当下新能源汽车审批节奏中的问题。

当日据驻工信部纪检监察组消息,工业和信息化部装备工业司司长李东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工业和信息化部纪检监察组纪律审查。经国家监察委员会指定,内蒙古自治区监察委员会对其立案监察调查。

工信部官网显示,装备工业司的职责是承担装备制造业行业管理工作;提出重大技术装备发展和自主创新规划、政策建议并组织实施;依托国家重点工程建设协调有关重大专项的实施,推进重大技术装备国产化;指导引进重大技术装备的消化创新。装备工业司主管四大产业——机械工业、汽车工业、航空工业、船舶工业四个工业产业。

公开信息显示,李东于2008年8月任工业和信息化部装备工业司副司长;2015年7月兼任国家重大技术装备办公室主任;2016年5月,任工业和信息化部装备工业司司长。

李东在职期间,新能源汽车事故频发,而李东最近一次出席的活动是5月10日,工业和信息化部组织召开加强新能源汽车安全管理电视电话会议,李东主持会议。该会议针对新能源汽车安全事故呈现多发的态势,提出要加快建立全面的安全保障体系的要求。目前,尚不清楚李东被查是否和新能源汽车相关。

氢能源概念被炒作

李东的被查,或许只是新能源汽车审批环节上露出的冰山一角,而庞青年执着于造氢能源汽车的梦想,恰恰于当下资本对氢能源概念的追捧有着抽离不开的关系。

据中国证券报2019年1月份报道,有权威人士透露,氢燃料电池汽车有望在今年正式实施“十城千辆”推广计划。受此消息影响,春节后A股多只氢燃料电池相关概念股连涨多日,像是再过了一个“年”。

过去的2018年,氢燃料电池汽车产业的关注度已经明显增高,江苏、广东、辽宁、山东、上海等多个省市都出台了氢能产业发展规划,计划在合适的地区示范运营氢燃料电池汽车项目。尽管政府、车企、燃料电池相关配套企业的热情都很高,但氢燃料电池产业发展并非易事,当前我国氢能产业链仍然比较薄弱,制氢、储氢、运氢、加氢核心技术尚未自主化,关键零部件也没有实现国产化,氢能产业尚未探索出有效的商业模式,氢燃料电池汽车成本依然偏高,这些都制约着氢燃料电池产业的发展。

2017年8月21日,青年汽车推出了“水氢燃料车”,试图挽救水深火热中的青年汽车。根据青年汽车公开的资料,其在2014年开始进入氢燃料电池汽车领域,2015年青年汽车掌握氢燃料电池技术后,很快就研发完成氢燃料客车、氢燃料物流车、氢燃料轿车产品,并进入工信部公告车型目录。

早在2016年工信部发布的第283批产品公告目录中,青年牌燃料电池动力客车已然在列,此后的几次公告目录中,多款青年曼牌燃料电池厢式运输车也进入了目录。但是,在2017年7月6日工信部发布的第297批产品公告中,6个型号的青年曼牌燃料电池厢式运输车以及1款青年牌燃料电池电动客车公告均因“产品不符合《关于实施第五阶段机动车排放标准的公告》(2016年第4号)文件及GB17691-2005第五阶段排放标准要求的管理规定”,自2017年7月1日起被停止生产、销售。

号称极为环保的氢燃料车,竟然因为不符合国五排放标准而被停止生产销售,似乎也能窥测出其“氢燃料电池汽车”的技术其实并不成熟。

失信人庞青年

据权威机构统计,2018年我国燃料电池汽车产销量仅为1527辆,而据2018年12月29日南阳日报头版头条报道,南阳高新区·金华青年汽车氢能源整车项目建成后可实现产值300亿元。

有据可查的官方资料显示,该项目规划产能为单班10万台/年,三班30万台/年的新能源乘用车,预计2020年建成。南阳氢能源汽车产业园号称建成后可实现产值300亿元,利税近百亿,解决就业1000余人。

如今看来,这仅仅是善用”套路“的庞青年众多”宏伟“计划中的一环。

2010年12月,浙江青年汽车及其相关控股公司与石嘴山矿业集团成了国马科技,国有企业矿业集团仅占30%的股份,庞青年作为公司法人、董事长。在浙江青年汽车的控制下,国马科技的大量资金“莫名失踪”导致公司欠薪,大批员工上访,石嘴山国资委于2013年1月牵头审计、人社、国土、安监、税务及矿业集团成立调查组,两年内总收入高达9.5亿竟然无法支付不足百人工资黑幕得以暴露。

据有关媒体报道,将浙江青年汽车集团引进石嘴山的当地政府高层后来公开承认,石嘴山对汽车产业大势变化和发展产业的难度估计不够充分;其次,面对一些不确定因素突发突变后,青年汽车集团的表现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石嘴山政府层面则是“干着急没办法”。

2011年8月,青年汽车集团与鄂尔多斯市政府、鄂尔多斯市东胜区政府签订投资瑞典萨博汽车项目,承诺在收购瑞典萨博汽车后,在鄂尔多斯投资瑞典萨博汽车等项目,计划投资290亿元,并计划年销售近1700亿元,利税高达500多亿元。投资建厂的同时,由鄂尔多斯市政府配给青年汽车两项分别为6亿吨和7亿吨的煤炭资源。

由于收购萨博未成功,购买协议于2011年11月15日自动终止,但青年汽车随即将“6亿吨和7亿吨的煤炭资源”转手卖与亿佳合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并收取2亿元人民币定金。亿佳合公司2013年11月29日向白山市警方报案,同年12月16日白山市公安局以庞青年涉嫌合同诈骗罪刑事立案,并于同年12月19日查封了青年汽车集团2亿元账户。

2013年7月24日,针对“圈地”事件,庞青年在北京召开了媒体沟通会,他直言:“我没有‘圈地’,傻瓜才会‘圈煤圈地’。”

2016年,新能源汽车骗补引起了行业广泛关注,监管部门曾对11家汽车企业进行处罚,青年汽车赫然在列,其实际安装电池容量小于公告容量。2017年2月4日,工信部暂停了青年汽车在内的7家公司申报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资质,责令进行为期两个月的整改,整改完成后仍需验收。

随后,围绕在青年汽车的关键词,变成了欠薪、欠款、停产、破产等。

2017年7月31日,债权人对杭州青年汽车及关联企业的破产清算申请被杭州萧山法院受理。2017年9月29日,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一份执行裁定书显示,被执行人杭州青年汽车已进入破产程序。

2017年,当时庞青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我个人来讲,还是希望能保留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通过破产重整或者别的方式保留下来。”庞青年透露,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目前有800亩地,如果能保留下来的话,打算将来发展氢能源汽车。

“短期内,800亩地也够了,要错位竞争,杭州大江东已经有不少汽车企业了,我们不会再搞传统的汽车了。但如果不行,那就还是在金华继续发展氢能源汽车吧。”

眼下,庞青年唯一能抓住的一根稻草也悬在了空中。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相关推荐
麻辣财经(http://www.huii.cc)更懂你的财经资讯平台,让投资变得更简单。
麻辣财经 刚刚 麻辣财经
一场“新主”与“旧臣”之间的矛盾,正在奥维通信内部愈演愈烈。 近日,奥维通信披露了2019年半年报,比业绩更令人关注的是,公司总裁张国全、副总裁郭川臣对于这份“答卷”表示无法保证该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理由是:公司账面资金余额较大,却发生金额较小的短期借款,无法确定公司资金使用的合理性。
8月15上午10時展开收网行动,广州警方破获一起特大网络赌博案,涉赌人员达24万人,非法获利630多万,涉案金额上千万元。
​A股市场,向来不缺乏新鲜事,而最新一起则是上市公司因为原大股东侵权研发同类型药物,将其告上了法庭。 7月12日,创业板上市公司贝达药业(300558.SZ)发布公告称,公司已于近日向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民事起诉状,就公司股东BETA Pharma, Inc.(下称“BETA”)等违背避免同业竞争承诺,研发同业竞争产品——第三代EGFR-TKI(代号“BPI-7711”)的行为,向BETA、
麻辣财经 07-16 1021 贝达药业 
7月10日,深交所就金科股份(000656.SZ)此前披露的收购案下发关注函。据金科股份7月8日公告,其全资子公司重庆金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拟收购重庆星坤地产全部股权,其中中科建设持有重庆星坤地产51%,重庆润凯持有49%。
这种问题当然毫无意义,连基本的投资、自住需求都不说,我哪知道? 好在解决办法已经有了! 我们曾用《买房表格》明确过首付问题,今天就用「象限」来明确城市内部如何选筹问题
麻辣财经 07-09 167 买房 
文章排行
  • 日榜
  • 月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