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货女王”张大奕网红效应失灵 在美上市不到2周股价惨被砍半

麻辣财经 要闻 2019-04-15 14:22:50 206
摘要:截至美东时间2019年4月11日,如涵6.26美元/ADS收盘价较发行价已大幅下挫49.92%,而3年来阿里巴巴在如涵身上的年均投资收益仅为5.33%

截至美东时间2019年4月11日,如涵6.26美元/ADS收盘价较发行价已大幅下挫49.92%,而3年来阿里巴巴在如涵身上的年均投资收益仅为5.33%

 

thumbnail_201904151330039796.jpg

 

张大奕,一个模特出道又晋升“带货女王”的头部网红,可以半小时创造过亿的淘宝店销售记录,也可以助力如涵控股(下称如涵,RUHN.O)获得阿里巴巴(BABA.N)青睐。然而,尽管如涵已登陆美国纳斯达克,并与张大奕在华尔街敲响了钟声,但二者却未能赢得资本市场的掌声。

 

美东时间2019年4月3日,“网红电商第一股”如涵上市首日即遭遇破发,其7.85美元/ADS收盘价较12.5美元/股发行价大幅下挫37.2%。尽管互联网行业估值泡沫破裂令“虚胖”的中概股上市首日破发成为普遍现象,但如涵这一跌幅却刷新了此前由盛世乐居(SSLJ.O)创造的28.2%的跌幅纪录。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如涵的主营业务包括网红孵化、网红电商和网红营销,是阿里巴巴唯一入股的MCN(实现商业稳定变现的一种多频道网络产品形态)机构,持股比例为7.5%,位列第四大股东。如涵创始人、董事会主席冯敏持股比例为25.7%,投票权达50.1%;首席营销官张大奕则间接持有如涵13.2%的股份,不过投票权仅为2.7%。

 

截至2018年12月31日,如涵共签约113名网红,其中包括三名顶级KOL(关键意见领袖)和七名成熟KOL,自有网店数量91家,粉丝总量达1.48亿人,已成为国内最大的电商网红孵化与营销平台。

 

不过,相比如涵上市首日在微博(WB.O)掀起的红包狂欢,其股价破发之后却令外界对网红模式的质疑声不绝于耳。其中,直戳该公司运营模式痛点的观点来自北京普思投资董事长王思聪。

 

在后者看来,在如涵持续亏损的情况下,“其费用支出莫名其妙,特别是高达1.5亿元的营销费用”。此外,公司业绩过度依赖张大奕,而签约过的百名网红却又无法复制“张大奕”。他认为,如涵的业务模式没有被验证成功。

 

过度依赖张大奕

 

拥有2300万粉丝的张大奕,对于如涵业绩的影响不言而喻。

 

数据显示,2017财年、2018财年和2019财年前三季度(下称报告期内),如涵实现GMV(平台成交总额)分别为12.4亿元、20.5亿元和22.1亿元;实现营收分别为5.77亿元、9.47亿元和8.56亿元。

 

其中,张大奕在报告期内贡献的GMV比例分别为49.6%、51.0% 和44.9%;贡献的营收比例则高达50.8%、52.4%和53.5%。可以说,一个张大奕撑起了如涵的半壁江山。

 

尽管张大奕的粉丝数量仅为如涵粉丝总量的15.54%,但却足以影响该公司的业绩走势。这意味着,如涵打造第二个张大奕的进程并不如意。

 

记者了解到,报告期内,如涵新兴KOL的数量分别为57、73和103;成熟KOL的数量分别为3、7和7;顶级KOL的数量分别为2、3和3。

 

尽管如涵旗下KOL数量整体增长态势明显,但顶级KOL和成熟KOL的数量却停滞不前。而随着该公司顶级KOL粉丝数量占总体的比重相对稳定,且成熟KOL粉丝数量占比不断提升,却出现了新兴KOL粉丝数量下滑10个百分点的境况。

 

受上述因素综合影响,如涵营收增速呈放缓趋势。数据显示,如涵2019财年前三季度的营收同比增速为13.98%,较2018财年前三季度71.46%的同比增速大幅下降近六成。与此同时,盈利能力下滑亦成为压制该公司股价的重要原因之一。其中,如涵的毛利率从2017财年的48.5%下滑15.5个百分点至2019财年前三季度的33%;同期净利润则下降14.4个百分点至-9%。

 

麻烦的是,随着如涵打造网红投入的营销费用逐年高企,其持续亏损的局面短时间内难以扭转。

 

数据显示,如涵报告期内的净亏损分别为4010万元、9000万元和5750万元,其中2019年第四季度净亏损同比增幅达120.31%;当期营销费用分别为0.98亿元、1.5亿元和1.6亿元,占当期营收的比重分别达16.98%、15.84%和18.69%。人均KOL的营销费用则由2017年一季度的45万元/人增加至2018年四季度的63万元/人。

 

据悉,造成如涵持续亏损的另外两大原因分别为占营收比例超过10%的KOL销售额分成,以及接近1亿元的仓储物流成本。

 

现象级网红可遇不可求

 

“芙蓉姐姐、凤姐和后舍男生等初代网红们有的销声匿迹,有的变现不易……无论哪种现状都说明了网红的成功只是概率事件。而即便存在背靠强大资本的MCN机构,也不能保证孵化出现象级的网红。毕竟网红不是商品,无法做到标准化的输出。更重要的是,网红经济的红利已处于退坡期。”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

 

仅仅过了一年半,阿里巴巴于2017年推出的《网红互联网消费影响力榜单》若再次放榜,恐怕排在头部的网红组合将全部更换。

 

非如涵旗下的“口红一哥”李佳琦曾在去年创造六个小时内成交2.3万单且成交额接近350万和1分钟卖掉14000支唇膏等多项销售记录,但抖音上有超过1700万粉丝的他依旧存在焦虑感。在他看来,“担心哪一天,流量又掉到了从前;担心明天的直播能不能完成预期的量,优惠券能不能出完,销量能不能卖完;担心一个新出来的美妆主播,他是不是比我更好,粉丝是不是更喜欢他。”

 

至于网红界“带货女王”的宝座,通过百度搜索这一名头的结果可知,早已没有固定的主人。

 

面对公司上市首日即遭遇破发的境遇,如涵对外表示,“基本面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且随着国家减税等利好释放,公司业绩有确定性的提升空间。同时,公司的主要股东、管理层和KOL均表示对未来充满信心,也相信市场会很快修复上市首日的跌幅。”

 

但截至美东时间2019年4月11日收市,上市仅7天的如涵6.26美元/ADS收盘价较发行价仍大幅下挫49.92%,较2个交易日前创出6.03美元/ADS低点仅微涨3.81%。而其34.8亿元(5.18亿美元)的市值,也仅比获得阿里巴巴3亿元投资后30亿元的估值多出4.8亿元。这也意味着,3年来阿里巴巴在如涵身上的年均投资收益仅为5.33%。

 

而中概股上市首日跌幅榜榜首位置的前任盛世乐居,其2.95美元/ADS收盘价则较发行价的跌幅已达88.2%。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相关推荐
麻辣财经(http://www.huii.cc)更懂你的财经资讯平台,让投资变得更简单。
麻辣财经 刚刚 麻辣财经
​A股市场,向来不缺乏新鲜事,而最新一起则是上市公司因为原大股东侵权研发同类型药物,将其告上了法庭。 7月12日,创业板上市公司贝达药业(300558.SZ)发布公告称,公司已于近日向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民事起诉状,就公司股东BETA Pharma, Inc.(下称“BETA”)等违背避免同业竞争承诺,研发同业竞争产品——第三代EGFR-TKI(代号“BPI-7711”)的行为,向BETA、
7月10日,深交所就金科股份(000656.SZ)此前披露的收购案下发关注函。据金科股份7月8日公告,其全资子公司重庆金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拟收购重庆星坤地产全部股权,其中中科建设持有重庆星坤地产51%,重庆润凯持有49%。
这种问题当然毫无意义,连基本的投资、自住需求都不说,我哪知道? 好在解决办法已经有了! 我们曾用《买房表格》明确过首付问题,今天就用「象限」来明确城市内部如何选筹问题
麻辣财经 07-09 128 买房 
日前,“奇瑞新能源或将于今年第四季度登陆科创板,在上市之前或引入多家战略投资者”消息占据各大媒体头条。从更名,到改变市场期限和市场主体,今年以来,奇瑞新能源的一系列操作,被视为其“借壳”失败后,转向科创板再谋上市的前奏。 7月5日,奇瑞新能源内部人士向时代财经证实了这一消息,其并透露,从去年起,奇瑞新能源便开始备战科创板了。“事实上,一直都有进军资本市场的计划,但由于要跟整个集团的规划匹配,
麻辣财经 07-08 685 奇瑞 
近日,《麻辣财经》记者接到惠州市惠城区中洲·中央公园小区业主爆料,小区内部原规划建设人工水域及大型商业综合体的地块,拟调整变更成建设公寓、住宅及写字楼。 中洲·中央公园一期业主赵女士向记者表示,大多数业主对此规划调整,表示不同意,希望维持原样。
文章排行
  • 日榜
  • 月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