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收购江淮传闻背后:乐于与合作伙伴探讨各种可能性

麻辣财经 要闻 2019-04-14 16:46:25 91
摘要:​ 在宝马成为合资车企股比放开的第一个吃螃蟹者后,大众似乎也蠢蠢欲动,而江淮成为了其眼中的“香饽饽”。 4月11日,安徽江淮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淮汽车”600418.SH)连发三条公告,其中两条分别为对大众汽车收购其股权的澄清公告及补充公告,另一条为江淮汽车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

在宝马成为合资车企股比放开的第一个吃螃蟹者后,大众似乎也蠢蠢欲动,而江淮成为了其眼中的“香饽饽”。

4月11日,安徽江淮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淮汽车”600418.SH)连发三条公告,其中两条分别为对大众汽车收购其股权的澄清公告及补充公告,另一条为江淮汽车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

让江淮汽车在市场掀起阵阵涟漪的,正是此前国内媒体转载路透社关于大众收购江淮汽车股权的消息,据路透社报道,德国大众汽车正谋求收购其在中国的电动汽车合作伙伴江淮汽车股权,且已聘请高盛担任顾问。

对此传闻,大众中国方面回应媒体称:“我们乐于与合作伙伴探讨各种可能性。”

而江淮汽车方面则在公告中澄清称“尚未形成任何正式的方案”,并在11日晚间发出的《江淮汽车关于澄清公告的补充公告》中进一步表示,“公司与大众汽车未就报道中提及的事宜进行正式的商务谈判,也没有关于股权收购的方案”,“双方能否形成合作、具体的合作方式以及可能涉及的审批等事项,都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等。

与此同时,在市场传出大众欲收购江淮汽车股权后,安徽本地论坛上有网友爆料称,大众旗下保时捷品牌国产基地可能落户合肥,前期谈判在进行中。就此,《中国经营报》记者分别向江淮汽车、保时捷方面进行求证,双方皆表示没有听说此事。

大众“图谋”已久

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大众汽车集团全球销量为1083万辆,同比上升0.9%,创其历史最佳销量,而在中国市场,大众销量数据为421万辆,同比微增0.5%,仍然是其全球最大单一市场。但相较于销量,大众汽车似乎更关注其在中国合资车企的股比变化。

今年3月份,大众汽车集团CEO赫伯特·迪斯和奥迪CEO蓝伯·绍特曾发表关于在华合资企业股比调整的言论,迅速在国内发酵,并引来上汽集团的强烈反弹,3月18日,上汽集团甚至发布一则声明,表示“感到遗憾”。

针对大众与上汽的“口水仗”,相关专家分析认为,这是大众对中国合资企业股比提升的急切心态的反映。2018年中国宣布放开合资企业股比上限,以及其后宝马对华晨宝马所持比例上升到75%的“尝鲜”动作,或都让大众汽车集团欲加速推进相关动作,以在最大单一市场谋求更多收益。

而与上汽“口水仗”的背后,则是大众汽车集团对其在中国另一家合资车企一汽-大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汽-大众”)股权的多年“求而不得”,企查查显示,一汽-大众股权分布为:中国第一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持股60.00%,德国大众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持股20.00%,大众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和德国奥迪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分别持股10%,也即大众汽车集团在合资企业一汽-大众持股仅40%,而在其另外两家合资公司上汽大众、江淮大众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淮大众”),大众汽车持股比例皆为50%。

记者梳理发现,早在2000年,市场便传出大众汽车与一汽协调合资股比之事,原因即在于“利润奶牛”奥迪在合资公司中的“多干活少分红”现象,大众汽车欲提高奥迪在合资公司股权比例,以实现更大收益,但一直未能实现。此后,中国政府原则通过大众对一汽-大众股份增持愿望,合资双方曾达成相关协议,但大众汽车受困于“排放门”事件,未能顺利实现。

市场分析认为,相比较于在一汽-大众和上汽大众股比调整上所经历的磕绊,大众汽车2017年成立的江淮大众则在股权收购上相对容易。江淮汽车官网信息显示,江淮大众是我国首个中外合资新能源汽车企业,也是国内首家设立核心研发中心的中外合资汽车企业,项目投资总额为人民币60亿元,双方股比为50%∶50%。

值得注意的是,江淮大众迄今未有独立官网,江淮大众首款量产车型SOL(思皓)E20X自2018年5月举行下线仪式后仍未上市销售。在汽车分析师钟师看来,大众在一汽-大众项目上双方不平衡的股比让大众很吃亏,大众起码要拉平,但现在时机不对,因此此次释放与江淮汽车的消息可能存在给其他合作方传递信号的目的。“即使大众要股权变更,也是要等到政府允许的2022年的时候再试试,因为之前说各种东西都没有意义。”

江淮“跛脚”前行

大众对江淮汽车的股权收购传闻让其引来市场高度关注,江淮汽车所发公告谨慎表态的背后,则是近几年来江淮汽车在中国车市整体竞争中的逐步退后。近两年,除去起家的商用车业务尚可,其乘用车业务销量不断萎缩,江淮汽车“跛脚”艰难前行。

根据江淮汽车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江淮汽车销量为462447辆,同比下滑9.48%;2017年销售各类整车及底盘51.09万辆,同比下降20.58%;2016年销售各类汽车及底盘64.33万辆,同比增长9.43%。即江淮汽车整体销量连续两年下滑。

这其中,最为市场关注的是江淮乘用车业务接连下滑,数据显示,2018年江淮乘用车销量仅有19.75万辆,相比2017年的22.22万辆下降11%,而在2016年该项数据还为36.73万辆。

除销量连续两年遭遇滑坡外,江淮汽车业绩也录得亏损,且近两年在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累计亏损近20亿元。2018年业绩预告显示,江淮汽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亏损7.7亿元左右。而根据其2017年年度报告,江淮汽车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4.32亿元,同比下降62.83%。

事实上,江淮汽车也在积极谋取转变,分别与造车新势力蔚来汽车及大众汽车集团进行相关合作,但在市场人士看来,由于遭遇特斯拉入华建厂及其他造车新势力冲击,蔚来销量难以大幅提升,而江淮大众首款车历经几年时间仍未正式上市,前途难测。

不仅如此,江淮乘用车自身工厂也存在产能利用率低下的情况,根据其2017年年报显示,四大乘用车工厂,除乘用车一厂产能利用率达到110.17%外,其余三个工厂皆未超过50%,其中最低的乘用车四厂产能利用率仅有14.67%,随着江淮乘用车2018年销量的继续下滑,其产能利用率可能进一步下降。

市场人士认为,大众近期透露出欲收购江淮汽车股权,除了江淮大众相对容易“入手”之外,或还因为大众看重作为地方国企的江淮汽车本身良好的业务基础,特别是其商用车和新能源车,大众在华的合资企业皆为乘用车,但是拥有斯堪尼亚、德国曼等顶级商用车的大众也觊觎中国除乘用车外的广阔蓝海市场,而江淮汽车是中国排名前列的商用车企业。江淮汽车官网信息显示,截至2018年底,江淮汽车中高端轻卡连续多年居行业出口第一,乘用车出口位列行业前三。

一位不愿具名的证券分析师对记者表示:“一汽-大众股比调整之前就快谈成了,大众排放门事件后耽搁了。江淮汽车有可能让步,国内乘用车竞争比较激烈,江淮汽车这几年有些掉队,卖给大众也算是不错的选择。”

不过,钟师并不认为大众和江淮汽车的股权调整传闻是准确的。“因为江淮汽车和大众的项目,是非常小的一个项目,只是电动车的项目。”

值得一提的是,受此消息影响,2019年4月9日、10日、11日,江淮汽车股票连续3个交易日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达20%以上,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规则》规定,属于股票交易异常波动情形。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相关推荐
麻辣财经(http://www.huii.cc)更懂你的财经资讯平台,让投资变得更简单。
麻辣财经 刚刚 麻辣财经
​号称“中国房地产百强企业”的中锐地产,进入武汉市场的首个单独开发项目——中锐滨湖尚城,因其开发商存在哄抬房价等违规行为,而遭武汉市房管局公示曝光。
​ 中国中车股份有限公司(601766.SH,以下简称“中国中车”)在国资委2018年采购对标评估管理总分排名中,位列13家装备制造业央企第六,其中集中采购(以下简称“集采”)、招标规范和采购管理等分项排名为倒数,尤其是集采排名更是垫底。记者日前获得的《2018年中央企业采购管理评估排名》显示上述信息。
近期,市场监管总局组织食品安全监督抽检,发现水产制品、食用农产品、饼干三类食品六批次样品不合格,涉及微生物、重金属污染指标等问题。
山西商人姜玉东今年已经69岁了,在他68岁的那一年,他被要求写下一则承诺书,要义是放弃国家赔偿。要求他写下这个承诺书的,是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法院,姜玉东被告知,写下这份承诺书,就可以被判无罪。
如果没有7年前的那次接触,或许很多事便不会发生。然而,当方正证券(601901.SH)最终决定引入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政泉控股)作为股东,哪怕其本意就是为了得到后者优渥84.4%股权的民族证券的实控权,那出现实版的《权力的游戏》已注定上演。 2019年4月初,方正证券发布公告称,因北大方正集团有限公司诉政泉控股服务合同纠纷一案,政泉控股持有的公司股份18亿股无限售流通股及其孳息,已全部被北
文章排行
  • 日榜
  • 月榜